横道镇书记周天宇郝阳在线阅读

首页 > 都市 > 

横道镇书记

横道镇书记小说

横道镇书记

作者:成天浪
分类:都市
状态:未完结
来源:万读
时间:2022-05-16 11:26
简介:

《横道镇书记》小说主角是周天宇郝阳等。故事主要讲述了:横道的是社会经济发展确实是郝阳在这里任职期三年以内搞起来的,仅是木材加工厂就落户口了三十几家,除此之外在小河段的整治,中小型水电厂的并网,都走在全区的前端,郝阳对陈维新永不言败彻底有原因,而陈维新表层上装腔作势,而私下里对郝阳或是有一些的惧怕,要不然也无法让毕莹作出如此的事来。

章节目录
查看更多>>
精彩节选

徐大力挡在周天宇的面前说:“郝书记今天晚上哪也不去了,她受伤了,不能动。”徐大力说郝阳受伤,这让周天宇一阵愤慨:“我不想管你家的事,但今天晚上郝书记必须跟我走,你要是再拦阻,我可不怕你。”

徐大力本来就气愤在胸,见到这个小年轻的真没把他放在眼里,自尊心大受伤害,猛地捏着周天宇的胳膊就要扯过去,可是就在这一瞬间,形势就发生了变化,咔嚓一声脆响,徐大力啊呀一声,手腕就耷拉下来。周天宇说:“去找个骨科接上手腕,我把郝书记带走了。”

一股怒火从周天宇的心头升起。刚才他还仅仅是气愤,眼前的景象让这个年轻人觉得即使是老公,做的也实在太过了。

虽然家庭暴力时常出现,但对周天宇来说他并没接触过,一来是自己尚未结婚,对婚姻抱着相对美好的希望,二来自己的父母虽然是山里人,但一辈子也没红过脸,对一个男人如此的粗暴,怎么也无法理解。

郝阳拉了一把周天宇的手轻声说:“别理他,咱们走。”

徐大力的手腕正痛疼难禁,可他并不希望自己的老婆被一个司机接走,就又挡了上来说:“不行,不能走。我……我承认错误还不行吗?”郝阳没看徐大力,对周天宇使眼色,周天宇突然想到今天晚上还背着毕莹上楼来着,于是索性背起郝阳,徐大力还要阻止,周天宇一脚把徐大力踢开,出了门。

背后的郝阳突然嘤嘤地哭泣起来,周天宇也不知道该怎样劝她,心想,美女老婆出了轨被老公发现,也许一般的人都要对老婆采取措施的,但对其他的男人来说,看到美女被打成这样,就难免产生怜香惜玉的感觉。

上了车,郝阳不能坐下,只能啪在后面的座位上,半截身子抬了起来,说:“去东宁,我妹妹那里。哦,这是谁的车啊。”周天宇苦笑着说:“我这车还算是偷来的呢,我跟毕莹吃完了饭就上她的住处,那里是陈维新给她买的房子……”

周天宇的话被郝阳打断了,郝阳说:“你说的胡县长的事是编的吧?”周天宇说:“嗯,是我编的,我怕徐大力再拦阻我们。”郝阳说:“开车吧,去我妹妹那。”

周天宇把车开到一家药店的门口,买了两管芦荟胶,芦荟胶是治疗皮肤受了烫伤烧伤之类的外用药,还有止疼之类的功效。郝阳又说:“开到县城的文化大院。”

来到文化大院,郝阳要打电话,但实在是不方便,就对周天宇说:“你把我手机拿出来。”周天宇把郝阳的手机从她包里拿出来,郝阳又说:“你找到我妹妹的号码。”周天宇翻到通讯录,找到了一个叫郝月的电话,说:“郝月是你妹妹吧?”郝阳说:“是,你拨出我来说话。”

周天宇拨通了郝月的电话,就把手机放在郝阳的嘴边,那边很快就传来了一个清脆的说话声:“姐,有什么事儿啊?”郝阳说:“我在你家楼下,我要……”

“姐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回事啊,说话怎么有气无力的?”郝月愕然的声音传了过来。郝阳说:“你在家吗?”郝月说:“我没在家,我在接待省里一个有名的音乐家,我……”郝阳说:“那就算了,我去找个宾馆住下得了。”郝月惊讶地叫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那好,我现在回去一趟,你等着啊。”

周天宇不知道郝月是干什么的,但听她说在接待说的什么音乐家,也就能猜出个七八分,那就是郝月是县里的文化人,也许是搞艺术的。

也就是过了几分钟,一辆奥迪开了过来,车门打开,在明晃晃的车灯照射下,一个身材窈窕,长发飘逸,看上去很是俊美的二十几岁的女子从车上下来,在寻找她熟悉的车,周天宇判断这个女子就是郝月,现在周天宇开的不是自己的车,就转身对郝阳说:“你妹是不是梳着一头长发。”郝阳说:“是的,跟我身高差不多。”

周天宇开车下来走到郝月的面前说:“你是郝月吧,你姐姐在我的车上。”也许是郝月知道自己的姐姐似乎经历了什么,就警惕地问:“你是谁?”周天宇说:“你姐姐要上你家,我把她背下来吧。”

“啊,她到底怎么了?你车是那个?”郝月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,周天宇活:“你跟我来。”

周天宇走到自己偷来的那辆车前,打开车门,郝月叫道:“姐,你这是怎么了?”郝阳说:“背我上楼。”周天宇刚要行动,郝月一把拉开周天宇气势汹汹地问:“你是谁,我姐姐是不是被你打的?”

两个人离的非常近,周天宇一眼就看到郝月是个比郝阳还漂亮的女人,因为她年轻,就更加的靓丽光彩,身材将近一米七,虽然声音凌厉,但声调却很是好听,就跟唱歌似的,想到这个郝月是文化局的人,接待的又是什么省里来的音乐家,周天宇想,也许这个丫头是个唱歌或者跳舞的,这让他突然对这个丫头产生几分特别的感觉。

周天宇淡淡地笑了笑说:“上去后你问郝书记吧。这个我不能跟你解释。”

郝月看了看这个英俊的男人,身上似乎有种特别的东西,她即将退休了几步,给周天宇让开了路,周天宇背起了郝阳,郝月又走到前面去开门。进了屋,周天宇把郝阳放在牀上,说:“郝书记,我去把车送回去,我还回来吧?”郝阳还没说话,郝月就说:“你回来,我姐姐这样了,你也不能走。”

郝月还是把周天宇当成了残害她姐姐的人了。周天宇也没计较,出了门,把车开到毕莹家的楼下,还好,并没有人发现他开了别人的车转了一圈。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毕莹怎么样了,也许喝了那么多的酒早就睡着了,他也不想继续打扰她。

打车回到郝月家的楼下,就接到了郝月的电话:“对不起,我刚才冒犯了周哥,可是现在还真需要你来一下,我必须过去照看一下那些省里来的客人,他们是我好不容易请来的,你先上来再说吧。”

周天宇的心里暗暗一喜。郝月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,这说明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,这样就用不着他去浪费口舌,想到刚才郝月对自己的咄咄逼人和那张漂亮俊俏的脸,很是有趣,这个比郝阳还要年轻漂亮的女孩,没想到郝阳还有个这样漂亮的搞艺术的妹子。他马上就上了楼,敲了敲门。

出了大门,周天宇立刻上了停在酒店门口的一辆出租车,告诉他去的地址,出租车就向毕莹所住的那个小区开去。在车上,周天宇的情绪极好,就拿出电话给唐涤非打了过去:“老妹,谢谢你啊,我脱身的很及时,怎么样,一会有没有心情跟我来喝酒啊。”唐涤非刚给周天宇打了电话,正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接到了周天宇的电话,非常的高兴,就说:“你要是想带我当你临时女朋友的话,我也是不拒绝地。”

唐涤非倒是个很爽快的女孩,这让周天宇觉得很舒畅,没想到买点东西能遇上一个这样姣好的女孩,于是他说:“那你过一会等我电话吧。”说着话车就开到毕莹所住的那个小区。

还是在读大学的时候,周天宇就跟几个安装监视设备的人干了一阵子活,现在周天宇很感激那段时间没有死读书,而是做了几年的杂工,虽然有点万金油的味道,但一般简单的事情难不倒他,比如在路上车坏了,他就可以修理一下让车能跑起来。

楼道没人,周天宇用购买的特制的开锁工具打开了毕莹的房门,进去后就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门,在几个既让人看不到,又能监视到席梦思上做的疯狂之事的位置,很快就安装好了设备。又检查了一下确保无误后,就溜出了毕莹的家,心想,毕莹真是对不起了,也许你就要吃瓜落了。

出了楼道,周天宇觉得一切轻松,今天晚上喝了酒后,陈维新一定会到毕莹这里住的。届时他所需要的都会记录在镜头上。

上了车,周天宇又给唐涤非打了电话:“我现在办完事了,你在什么地方啊,我去接你。”唐涤非没想到周天宇这么快就完事了,她还在一家夜店里转悠呢,接了周天宇的电话,马上就出了门说:“我在家家乐超市的门口,你来接我吧。”周天宇答应一声,就让司机开向家家乐超市的门口。

猜你喜欢
开始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