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浒我为王风波恶小说(全文在线阅读)

首页 > 都市 > 

水浒我为王

水浒我为王小说

水浒我为王

作者:风波恶
分类:都市
状态:未完结
来源:阳光非
时间:2022-01-15 17:03
简介:

《水浒我为王》是网络写手风波恶所著,主角是韩天麟司马蓉,故事情节感人,人物性格鲜明。水浒我为王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说时迟那时快,电光石火中间沈开明便走进了韩天麟的眼前,一见韩天麟立在那边,不清楚还击也不知道躲避,便认为是这臭小子吓坏了,沈开明心里窃喜,举刀便砍。眼见着沈开明的大砍刀便要劈到韩天麟的脑壳上。只看见韩天麟右手铁锤往上一抬,立即将大砍刀挡了出来。

章节目录
查看更多>>
精彩节选

鲁达虎目圆睁,拿眼睛瞪了一眼酒楼的伙计。差一点把伙计吓得瘫在地上,鲁达说道:“洒家要甚么东西?你也知道洒家的脾气,吃酒时最忌讳旁人搅扰,你这厮却恁地教甚么人在隔壁呜呜的哭,搅俺弟兄们吃酒的兴致,洒家也不曾少了你酒钱!”

一听鲁达此话,那酒楼的伙计连忙解释道:“鲁提辖暂且息怒,您老就是给小人一百个胆子,小人也不敢敢教人啼哭,打搅提辖吃酒。方才这个哭的,是小的酒楼里面卖唱过活的父女两人。可能是他们不知提辖同各位客官在此吃酒,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身世,这才啼哭,提辖若是不喜,小的这便赶他们走便是了。”

那伙计话音刚落,鲁达上去就是一脚,当然鲁达是收了力气的,只是踹的让伙计连退了好几步,蹲坐在地上,要不然的话,鲁达一脚就能够让伙计断气。

“洒家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吗,滚出去,将那对父女叫进来,洒家来问问他们,到底有什么冤仇。”鲁达瞪着眼睛说道。

那伙计被鲁达吓得够呛,急忙应了一声,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。

那酒楼的伙计去叫,过不多时,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一老一少:前面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,背后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儿,手里拿串拍板,都来到韩天麟,鲁达几人的面前。看那女子,虽无十分的容貌,也有些动人的颜色。但见:

膨松云髻,插一枝青玉簪儿;袅娜纤腰,系六幅红罗裙子。素白旧衫笼雪体,淡黄软袜衬弓鞋。蛾眉紧蹙,汪汪泪眼落珍珠;粉面低垂,细细香肌消玉雪。若非雨病云愁,定是怀忧积恨。

前面的那个姑娘一边走进来还一边擦拭着眼泪,向前来给韩天麟,鲁达几个人深深的道了几个万福。那后面的老儿也过来见礼。

鲁达摆了摆手,语气比刚刚柔和了许多,但是依旧是粗大的嗓子,问道:“你两个是那里人家?为甚在此啼哭?有甚么冤屈只管道来,洒家被你们做主。”

那姑娘被鲁达的嗓音吓了一跳,缓了好一阵,这才说道:“这位大官人有所不知,容奴家告禀:奴家是东京人氏。因同父母来这渭州,投奔亲眷,不想搬移南京去了。母亲在客店里染病身故,子父二人,流落在此生受。此间有个财主,叫做镇关西郑大官人,因见奴家,便使强媒硬保,要奴作妾。谁想写了三千贯文书,虚钱实契,要了奴家身体。未及三个月,他家大娘子好生利害,将奴赶打出来,不容完聚,着落店主人家追要原典身钱三千贯。”

“父亲懦弱,和他争执不得,他又有钱有势。当初不曾得他一文,如今那讨钱来还他?没计奈何,父亲自小教得奴家些小曲儿,来这里酒楼上赶座子。每日但得些钱来,将大半还他,留些少子父们盘缠。这两日酒客稀少,违了他钱限,怕他来讨时,受他羞耻。子父们想起这苦楚来,无处告诉,因此啼哭。不想误触犯了官人,望乞恕罪,高抬贵手。”

鲁提辖一听什么郑大官人便是一愣,自己在这渭州城中也是生活过一段时间的,从来没有听说话,哪里来的什么郑大官人。

当下,鲁达又问道:“姑娘你姓甚么?在那个客店里歇?那个镇关西郑大官人又是什么人?在那里住?”

这一回那姑娘没有开口,旁边的老汉答道:“老汉姓金,排行第二;孩儿小字翠莲;小女儿说的那个郑大官人便是此间状元桥下卖肉的郑屠,绰号镇关西。老汉父子两个,只在前面东门里鲁家客店里面住下。”

“哇呀呀呀!”

“啊呸!”

鲁达听了气的虎须倒竖,大骂一声道:“洒家只道是那个郑大官人?却原来是那个杀猪的郑屠。这个腌臜泼才,仗着是俺们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,却原来这等欺软怕硬,狐假虎威的贼子,真是岂有此理,气煞洒家了!”

鲁达说罢,便回头看着韩天麟、尉迟孝、李忠、史进四个人,说道:“四位兄弟且在这里吃酒,等洒家去打死了那厮便回来。”

鲁达说完抬腿便要走。

史进、李忠离得鲁达最近,急忙上前一把抱住鲁达,劝道:“哥哥息怒,今日我等吃酒,明日再去收拾那郑屠不迟。”

“不行,洒家不出了这口恶气,哪里吃的下去饭菜。”鲁达不听李忠,史进二人的劝告,只是火往上撞,非要弄死这个杀猪卖肉的郑屠不可。

史进,李忠二人拦不住鲁达,便将目光放在了旁边韩天麟的身上,想着也许韩天麟能让鲁达冷静下来。

韩天麟点了点头,然后对着鲁达说道:“哥哥,你现在去打死了郑屠,的确是大快人心,可是打死人之后呢,哥哥也就是犯了认命官司,到时候官府通缉,如何是好?”

鲁达刚要开口反驳,却被韩天麟的话给打断了,韩天麟接着说道:“哥哥想过没有,凭借着哥哥的一身武艺,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那都是手到擒来,可是金翠莲父女呢,他们手无缚鸡之力,到最后只能是害了他们,哥哥三思啊。”

果然,韩天麟这么一说,鲁达冷静了下来,仔细的想了想,还真是那个道理,自己一不小心不仅没有帮得上金翠莲父女,倒是差一点害了他们。

当下,鲁达便有些不好意思,嘿嘿一笑,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,对着韩天麟说道:“兄弟是个思虑周全,足智多谋的人,那么依着兄弟来说,此事该当如何去办?”

鲁达这么一说,包间里的几个人全都看向了韩天麟,金翠莲父女二人也是一脸希冀的看着韩天麟,希望能够想出一个好的注意,救他们逃离火海。

过了好一会儿,韩天麟这才开口说道:“既然那郑屠让你们出来筹措赎身的钱财,那么你们的客栈还有城门口处应该都会有那厮的眼线,一但你们想要逃走,郑屠定会第一时间知道,把你们给抓回来。”

“所以,要想救出金翠莲父女,便要想出一个万全之计,既要教训教训这个郑屠,又要让金翠莲父女平安无事的出了渭州城。”

“哎呀,俺脑子笨,哥哥你就说俺该怎么办就是了。”听了韩天麟的话,几个人都是赞同的点了点头,只有旁边的傻英雄黑面神尉迟孝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打断了韩天麟的话,说道。

猜你喜欢
开始阅读